生而为你亡

【友卯】月圆的时候

啦啦啦🙉今天是中秋节,赶出来一篇小甜饼,准备给大家鉴赏……烂尾无疑了,但是看在是甜饼的份上忽略一下下呗🙏🏻祝大家中秋喜乐,阖家欢乐\(^o^)/



今儿个是中秋节,可是郭得友并高兴不起来。

小祖宗因为临时有个事儿去了北平出差,捎来的口信却说今天赶不回来了。郭得友望着齐备的晚饭,也没什么胃口了。月饼是松斋的蛋黄莲蓉,桌上所有的菜都是丁卯平日里爱吃的,竹屉子里是蒸好的蟹子,为着不让丁卯吃了蟹冷着胃,还巴巴的温了黄酒,兑了姜醋。连饭后的水果郭得友都洗好摆着盘子里了!谁知丁卯竟回不来了。郭得友心里不是滋味儿,昨个儿还特地跟小影和兰兰说今天要和丁卯过二人世界,叫她们没事儿不要来打扰他们,这下可好了,龙王庙就剩了他一个。

今天的月亮可是圆的,郭得友坐在台阶上,细细看着,人常说“十五的月亮十六圆”,果真缺了些,月亮也缺了,丁卯也缺了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郭得友竟然在台阶上眯了过去,再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郭得友收拾了桌上,就回屋了。

第二天一早,郭得友也没忙着起,丁卯不在,他就任着性子多躺了会儿。昨儿个丁卯也没说他什么时候能回来,郭得友就开始了等丁卯的模式……这个期间顾影和兰兰也来过,一脸八卦兮兮的问郭二哥昨天和丁卯……过的怎么样?得知丁卯昨天没回来,两人脸上从看戏的表情变成了同情,坐了一会儿,便寻了理由走了。

等丁卯的时候,时间过的最慢。郭得友深深的体会到了这点,晚饭是他自己做的,昨天的剩饭是不能给小祖宗吃了,今天中午就打扫了,蟹子剩了一天也不新鲜了,自己又腆着脸找人要了一篓,配着紫苏小火蒸上了。饭是慢慢做的,但是也架不住一次又一次的热,天儿越来越晚,郭得友有些失落,看来丁大少今天是不回来了,没法子了。刚刚提起筷子,木门便被敲的吧吧响“师哥!”
郭得友脸上不自觉扬起笑容“来了!可轻点吧我的祖宗!敲坏了我还要修!”门刚开,有个大只的东西就挂在了他身上,可不是他家丁卯。

“师哥,对不起!我昨天晚上没能赶回来,害得你昨天晚上一个人……”小祖宗眼里尽是失落,郭得友看了不觉好笑。

“今天不是回来了嘛!都一样的。”揉揉丁卯的小卷毛,便带他进院子了。

郭得友才看到丁卯提了大大小小的东西,说是给自己赔罪用的,稻香村的京八件,茯苓饼,蜜饯儿红果……满满的堆了一桌子。这些混嘴儿的玩意被郭得友拿走,告诉丁卯先吃饭。一桌子都是丁卯爱吃的,丁卯这边吃着,郭得友在旁边帮丁卯扒着蟹。

蟹肉放在姜醋里,小祖宗望着师哥露出了小兔牙的微笑“师哥对我最好了 !”

“快吃!多吃些!吃完了咱们去玩!”
“玩什么?”
“玩你。”
……
这话丁卯没法接。

果真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丁卯回来,才是真正的圆满。
丁卯反正是没看到,因为他全程被压在下面,那有心思看啊……

关于睡姿,丁卯有话要说!

丁卯感觉自己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此时的他,感觉呼吸困难,身上沉的厉害,想动都动不了,好难受啊!嗯……这是被梦魇了嘛?师哥!师哥,救我……等一下!好像……嗯……
“郭!得!友!你他妈从我身上下去!”丁大少爷炸了毛,踹开了身上的郭得友。
“ 嗯……别闹……还没醒那……”
“你都要压死我了还睡! ”丁卯揪起郭得友的耳朵,小兔牙气的都打颤……
“诶诶诶……疼,疼疼!”郭得友眯着眼睛,不情愿的坐了起来。“诶呦!我的小祖宗!这大清早的,干嘛啊?乖乖睡觉,今天不睡懒觉了嘛?” 郭得友没有给丁卯任何反驳的机会就把他圈在了自己的怀里。
“以后能不能不压着我睡觉了!我都喘不过来气了!你多重你心里没点数嘛?”虽然困,但是丁卯还是要为自己睡觉时的安全据理力争。
“压着你可以听到你的心跳!听不到我睡不好。”郭得友声音不大,带着点呢喃的意味,一字一句传到丁卯耳中,撩我!撩我!天天撩我!真的是……好的!丁卯选择原谅他。
“我也想听……”丁卯撇撇嘴,心说原来郭得友是得了意趣,可是自己都不知道。
郭得友没有睁眼,嘴角却带了笑,二话不说将圈在怀里的小祖宗抱到前面,让他枕着自己的胸膛。
丁卯有点失神,直到听到师兄的心跳,他突然明白了郭得友为什么喜欢这样睡了。郭得友身上浅浅的药香,和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就想一剂安眠药,渐渐的丁卯又睡了过去。
东方的天空亮了,小少爷在师兄的胸膛上醒来,
“早安,小祖宗。”
“早安,师哥。”
交换过早安吻,嗯!今天一定又是美好的一天。

【友卯】师哥体质弱怎么办?(小甜饼)

😂😂没看错!又是我!还是个夜猫子!一个幼儿园校车司机
脑洞来源:未知 文章内容:凑数(瞎写乱编)
但是!我发誓还是个小甜饼!甜饼!饼!
各位看官喜欢的可以评论,小红心,小蓝手
不喜欢的就不要勉为其难的看啦~😁没事儿哒~
PS:有bug 轻喷~爱你们呦😘


师哥体质虚弱怎么办?
郭得友体质弱。丁卯知道这个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碰不得烟,就连衣服洗不干净身上都痒的厉害。偏偏郭得友还是个好事儿的主,偷摸的就点个烟,辨个怨,大多数是为了自己,丁卯也是心疼的紧,总想着有什么法子帮帮他。
师父总是帮郭得友调配泡澡的药包,但从来不让郭得友问,这有的郭得友认识,有的却是没见过的,到头来也不知道这药包里有什么古怪。
丁卯让商会的人到处为他寻药。西药,中药,偏方……只要是能找到的他便都留下。想来想去也不敢用在郭得友身上,就怕万一出个岔子。还是师父的药方靠谱一点。嗯!丁卯这么觉得。好歹要弄清楚这些药都是什么?有什么作用吧?自己也好能帮上点忙。
于是,在一次泡澡过后,丁卯偷偷拿走一个药包,开始研究……中药不比西药,那些什么什么伤寒杂病论,本草纲目有许多晦涩难懂的东西,丁卯看着也是十分费劲。不行!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找到这几味药啊!
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……
郭得友这几天总是见不到丁卯。早上他还没起丁卯就走了,晚上等他到睡着也等不到他。好容易有一次小少爷终于在庙里,但是他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。晚饭也不见他下来吃,郭得友也不知道这个小祖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端上饭菜就上了二楼。
敲了敲门,没有动静……等了许久,郭得友觉得这样不行!脑子里脑补出什么丁卯晕倒在里面,什么什么被人带走了,留下凌乱的现场……不行不行!越想越可怕!郭得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放下饭菜从窗子里翻进去。
丁卯趴着桌子上,脸埋在臂弯里,桌子上乱七八糟堆着药材,医书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瓶瓶罐罐。走上前,丁卯均匀的呼吸,看来是累了很久了,睡的很实。揉揉他的小卷毛,丁卯也丝毫没有要醒的样子,无奈只能把他抱上床。
“你这个小子!这几天都干嘛去了?”郭得友有点生气,这小祖宗没时没晌的都累成这样了,他却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……
“蒺藜……散风行血……嗯……防风……嗯”丁卯突然小声嘟囔起来到是吓了郭得友一跳。“你说什么?”细细听来,竟是些中药。转念一想,中药?莫不是与自己有关?看看桌上的药包,是了!那药包儿便是自己泡澡是用的。难道丁卯……
昏黄的台灯看不清郭得友逆光的脸,但是好像脸上有着笑的意味。
第二天早上丁卯是被饿醒的。嗯,饿醒的。昨天太困便睡了过去,连饭都忘了吃……丁大少爷撇撇嘴,心说都怪郭得友!等着事儿完了一定让他请自己吃肘子。往楼下走着,远远闻着香味儿,看清楚才发现院子里的矮桌上放着早餐,他爱吃的包子和小米粥。四处瞧瞧不见郭得友和师父,奈何自己饿的前心贴后背的就吃了起来。
吃饱喝足的丁大少爷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来人,抬脚就走了,可是他却没发现背后有人偷偷跟着他……
“丁大少爷来啦!”
“嗯!白掌柜我们今天学点什么啊?”
“我们今天接着研究这些药材和偏方,看看能不能有更好的方子。”
“好!”
房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抓药声和讨论,字字句句都被趴屋檐的小河神听的清清楚楚,丁卯说
“我师哥身子弱,我想让他好起来。”
“师哥不能碰烟,但是为了我老是以身犯险。”
“师哥对我很好,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。”
所以,你就是这样为我做点什么的吗?
方子终于研究出来了,在师父原来的方子上加了几味药,又调换了剂量,加了些凝神静心的茉莉花,想来是最好的了。这里面的每一味药,他丁卯都是清清楚楚,这样他才放心。
郭得友从码头回来了,浑身湿漉漉的,丁卯也记得师父说过,便烧了水让郭得友好好泡泡药浴。
“丁大少爷,要不给揉揉?”
“我说……好你个郭得友!还让我伺候你啊!”
丁卯嘴上说着,手上也没闲着,把包好的药包放在水里,转到后面去准备为郭得友捏捏肩。不料郭得友却反手抓住他的手,将他环到自己的脖颈。丁卯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重心靠在郭得友的背上,一时间竟忘了反抗。
“郭得友!你……你干嘛?”
“谢谢。”郭得友的声音不大,却藏不住满心的欢喜。
“谢……谢我什么?
“为我的方子你操心了……谢谢!我很喜欢茉莉花的味道。”
郭得友手上一个用力,将丁卯向前带了带,侧过身吻上他的唇。丁卯的半推半就让他更加着迷。小少爷……好像有……茉莉的味道……嗯,这可能是爱的味道吧……
直到丁卯呼吸都变的困难,郭得友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他。看着丁卯红透的脸,郭得友忍俊不禁,真是撩人到犯规啊!他这么想着。
“你好好泡澡!身体重要。”
“要不……那天让你试试我身体到底好不好?”
“郭得友!你臭不要脸!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我咋感觉我排版有毒?😭😭😭好困啊~排不动了~
😑😑嗯!还有!我咋闻到了卡肉的味道?😑😑我可是清水文啊啊啊啊啊!

【友卯】师哥的规矩(小甜饼)

嗯,这真的是一辆去幼儿园的车~因为我的文笔只能去幼儿园T﹏T
小甜饼哟(我自认为的)
会不会再有别的规矩也不好说(^o^)/
自己产粮,喜欢的小红心,小蓝手,不喜欢的看官们自便
另:这里玥儿,欢迎骚扰〃∀〃



师哥的规矩
俗话说的好,这国有国法是家有家规,这行行业业都有着成文或者不成文的规矩,甭说这水底下的规矩,就是在这龙王庙里也有规矩~门规什么的自是不用说,打从丁大少爷住进来就没少被师哥提点。当然,这提点的方式自是不用说,一个白眼翻过来,任他丁卯是个傻子都知道这眼神里的“杀气”,什么该干,什么不该干也就知道了。没办法,谁让这小河神是他师哥哪?(主要是打不过🙄)
郭得友觉得这样挺好,看着自己的小师弟一天在商会里吆五喝六的,在警局也横着走,但是回到这龙王庙却是乖巧的紧,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,虽然偶尔顶撞一下自己,但是还是对他的乖巧受用的很。丁卯这小祖宗在外面怼天怼地的,到头来不还是“师哥,师哥……师哥这个,师哥那个的”郭得友最喜欢听丁卯喊他师哥,软软糯糯的,带着点讨好的意味儿,一种被需要的感觉让郭得友很是满足~晚上与丁卯吃了点那些混嘴的玩意儿后,便睡去了。
龙王庙的一天是在小河神的叮叮当当中开始的,灶房冒出热气,锅里熬着的小米稀饭咕嘟嘟的冒着泡。他郭得友是最不喜欢吃小米的,但是丁卯胃不太好,师父说小米养胃,渐渐的吃小米也成了习惯。
“师哥,早!”清朗的声音从背后想起,郭得友脸上不自觉漾出一抹微笑“丁大少爷起来了?早。快准备吃饭。”两个人收拾好便在桌子旁边等着师父。师父踱着步子,拎着自己的大烟杆子将坐下那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。郭得友便去开门。
来人是一家丁打扮,看见小河神便也毕恭毕敬的问到“小河神,烦请问一下,丁大少爷在吗?我家小姐有东西要交给他。”“你家小姐……是……”“我家小姐是天津铁路处处长千金,孙小姐。”“哦!那他不在。你有什么东西交给我吧。谢啦!”从家丁手里夺下一封信便准备打发这人走,掩上门只听的那人在外面喊着“劳驾把信给丁大少爷!”郭得友撇撇嘴,回身走回来。
“ 喏!给你的信,是个什么什么孙小姐给你的。”把信扔在桌上,嘴里嘀咕着。信上还带着淡淡的脂粉香,郭得友表示一脸不屑。啧啧啧,这位大小姐八成是给这小祖宗写了封情书,不行,是时候提点一下这个小子了。这一顿饭吃的郭得友是食不知味,心里净琢磨着这事儿,好容易等师父吃完饭,郭得友向丁卯这边坐了坐……
“师弟啊~这个啊~这个……”
丁卯举着油条一脸茫然的看着郭得友
“我的意思是说,你现在也是个大人了~这个有些方面的事儿吧~大家都是男人嘛!我也知道,但是别太……别老跟外面的那些莺莺燕燕厮混,你现在既然拜了师父,应当以学本事为主,不要……”
“打住!师哥,你有话直说!”听到这番话丁卯差点被油条噎死,这都什么跟什么呀!
“嗯……这个吗……也没啥,就是”
“就是什么?”
“不许碰外面的那些女人。”
气氛可能有些许尴尬……郭得友是这么觉得,他才不可能说是因为自己吃醋才说的。
“哦。”
哦。哦?这是什么?我吧啦吧啦说了一大推你个祖宗回我一个“哦”。郭得友愤愤看着丁卯,丁卯到是不以为意,回给他一个可爱的笑脸,两颗小兔牙露出来显得格外软萌
“这是师哥的规矩嘛,我记住了。”
郭得友觉得知足了!
但是,有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这个规矩丁卯到底有没有彻底领悟……
丁卯上任漕运商会不久的一个晚上,在聚华饭店有个什么洋酒公司说要跟商会商讨一下合作事宜,胡叔再一次拿起丁卯的显微镜逼他就范了。本想着带上郭得友的,但是他说这些洋玩意儿他不喜欢便作罢了。
合作谈的差不多了,这酒也是喝的差不多了,丁卯感觉自己像走在云端一样,飘飘忽忽的,那洋酒行老板赶紧招呼上几个人来,让她们好好陪着。丁卯一边推脱一边向外走,有个庸脂俗粉上来缠住他“丁会长和我们姐妹几个做点小游戏不好吗?”丁卯推开她。
“我……我师哥说了!不,不让,我,我碰外面的……的,女人……这是……是……师哥的规矩”丁卯走的踉踉跄跄的眼见就要摔倒,不成想跌入一个怀抱,以为又是哪个姑娘,丁卯下意识的推开。一声嗤笑过后是掩饰不住的高兴。郭得友很早就来了,想着丁卯在这里肯定少不了觥筹交错,怕他喝醉做出什么糗事儿着实不放心,便在聚华大饭店外侯着……(哎呀,好了好了,其实就是怕他身边在有些什么女人什么的……跟来看看也是可以的)
“少年郎,还不错嘛,还记得啊。”听清声音的主人,丁卯于是软哒哒靠在郭得友身上
“师哥……师哥说的,我记得……的……”丁卯一边说着一边咧嘴傻笑,郭得友背起丁卯匆匆向大家辞行
“对不住了各位,先走一步,师弟他要休息了。”郭得友也顾不上大家说些什么,背着丁卯就回龙王庙了。
在路上,他还碰到了吃过宵夜的顾影,于是有了下面这段对话……
顾:“丁卯他怎么了?喝大了?(摆弄丁卯ing )
郭:“嗯,喝的有点飘。诶,别玩他手!”(拒绝顾影摆弄丁卯ing )
丁:“别……别碰我!师哥说……说了不让女人碰。”
顾:“郭得友!你给他教的什么啊都是!我是谁!我是顾影啊!我跟别的女人一样吗?”
郭:“哦!对!我忘了!她跟你的女人不一样,你就没有个女人样,算了!你就不算女人了吧。”
顾:“郭得友!我打死你!”
郭:“哎哎哎!小心我背上的小祖宗!”

张府二三事儿(启副日常~甜向为主)

(2)糖葫芦好甜
又是一个风和日丽,春和景明⋯⋯(诶喂喂,你跑题了!小学作文开头放到这里真的好吗?(#‵′)凸)反正就是一个佛爷和自己家小副官出来溜达的日子~路过二爷的府上是被他们家管家请了去,说是二爷新得了一件宝物要与佛爷共赏,副官一向对这些瓶瓶罐罐没有什么大的兴趣,张启山也不为难他,遂说到“在外面等我一会儿。”小副官点点头。目送佛爷进了红府,小副官便站在外面等着佛爷。
“糖葫芦嘞~酸酸甜甜的糖葫芦耶~”远处传来的叫卖声吸引了小副官的注意,啊啊啊!糖葫芦!小副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但是内心早已沸腾~
“啊啊啊!好想吃啊!”
“不行,佛爷说过不能老吃甜食!”
“矮油~就吃一次,也不是老吃呀!”
“不行不行~佛爷会生气的!”
(以上为小副官心中的小天使和小恶魔打斗的对话~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)
“小偷啊!快来人~”正在他思想斗争进行的不要不要的时候,远处传来了妇人求救的声音,却见一小子抱着一个包一路横冲直撞往这边跑,眼见着就撞上卖糖葫芦的摊子~

你!撞!到!了!我!的!糖!葫!芦!~~~~你完了!

忍着怒气,小副官上追了上去,小子还想挣扎两下,见了军爷(还是满脸怒气的)立刻束手就擒了~待那妇人来道谢,取走了包,小副官觉得自己要干点正事了!
“刚才,你撞到了人家的摊子,难道不要给别人道歉吗?”副官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,小贼咽了下口水练练点头~道歉的话说了不少,就差给人家跪下了,我们的副官貌似还不满意,望着满地的糖葫芦连连叹息~
靠着朱门看到一切的张大佛爷和二爷都感觉自己要憋出了内伤,他张启山自家小副官的心思他还是知道的,无非是惦念着糖葫芦,要不这种小事儿他也不会出手~可惜呀~糖葫芦还是没捞着。“佛爷,糖葫芦我可以叫陈皮去买。”要不说二爷是佛爷的至交。“麻烦你了!”佛爷拍拍二爷的肩,对他笑笑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叫上副官回去了。一路上小副官还是闷闷不乐的,却也不说为何。
“佛爷,二爷差人送了东西给副官。”管家来报的时候,小副官恰巧不在,张启山就吩咐放下了。
“佛爷,这是~”“二爷给你的打开看看。”副官打开盒子,发现里面是牛皮纸包着的~~糖葫芦!!
“佛爷!这~~”张启山瞟了一眼,“既然是二爷送的,就收下吧!”言外之意,就是你可以吃了~副官开心的顾不上佛爷就拿着吃了起来
“好吃吗?”张启山看着他可爱的样子,忍不住问到
“好吃~佛爷你要吃吗~”
张启山笑着,突然凑上前来,印了一吻在副官的脸颊
“果真,很好吃~”
讲真,张日山的脸一定比糖葫芦还红~
啧啧啧~~不可描述

张府二三事儿(启副日常~甜向为主~)

(1)关于睡觉
又是一个聒噪的早晨~八爷因为没买到心仪的包子寻思着来佛爷府上蹭点什么吃吃,恰巧碰上了二爷带着夫人前来叙旧(不要问我为什么是早上,我也不知道)~几个人边吃边聊⋯⋯好生热闹~
“小副官!你也来吃点啊!”八爷看见小副官从楼上下来便招呼他一起。“坐下来一起吃。”张启山声旁的位子还是空的,他拍拍空椅子说到。“佛爷,属下还有要事处理,你们先吃~我晚些再吃。”张日山的军帽沿儿遮的低低的,头也不怎么抬,似乎很慌张的想要离开。
“副官,你的额头怎么了?”二爷眼尖的发现副官额头上有块儿淤青~“艾西!还是被发现了!”心说不好,还不等他说什么,一说有力的手就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腕,顺势将他拉到自己跟前,细细打量着他“额头上这是怎么弄的?是不是又磕到了?”张启山有些无奈,有些想笑。看着他家副官白嫩的脸上的淤青突兀的很,又有些心疼。
“唉!看来你还是改不了呀!”我们的张大佛爷笑着摇摇头。“佛爷~我⋯⋯”
原来我们的小副官睡觉有一个小毛病,就是爱翻腾。
记得副官刚来张府不久,可能是还不习惯这里的床吧~晚上睡觉一个翻身,两个扑腾的就~隔壁的佛爷被这“咚”的一声惊醒。佛爷来到副官的房间,眼前却是这样一幕⋯⋯
副官躺在地上,裹着被子,也没有什么要醒的样子,撇撇嘴又睡了过去。佛爷失声笑了出来,走过去蹲下来,看着唇红齿白的小副官,禁不住调戏了下,摸摸小脸,揉揉额头~躺在这里终究不是个办法,张启山轻轻抱起他放到了床上,为他掖好被子才离开。
床上的人儿嘴角扬起一丝笑意。副官在掉下来的时候已经醒了,见到佛爷来到免得尴尬就装着睡了过去~“嗯,以后还要装!”副官心里暗下决心。
第二天,副官发现自己的床边多了两个小柜子⋯⋯
我们的佛爷怕小副官再摔下去,想着多两个柜子,他便不会掉下来了。事实证明,副官确实不会掉下来了,只是没少挨磕。
唉,看来还是抱着睡最安全。佛爷决定以后每天晚上就实施这个计划⋯⋯